| 设为主页 | 保存桌面 | 手机版 | 二维码 登录 注册
免费会员

河北省霸州市信任通线路工具厂

主营:玻璃钢穿孔器, 墙壁穿线器,穿管器,双稳机电缆拖车, 各种电缆放线架...

正文
上海“摆渡人”的40天:送乘客回家自己睡车上帮住院老人买蛋糕
发布时间:2022-05-13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 次        

  “从上个月5号开始,我就来曹路镇服务了,还没回过家。”大众出租车驾驶员蒋万林说。

  作为大众汽车社区街道保障的一员,蒋万林和另外两个同事,已经在浦东曹路镇闭环服务了一个多月。如果按每天9趟的服务次数来算,他已经“摆渡”了300多趟车次。

  在距离曹路50公里外的虹桥高铁站,蒋万林的同事葛厚文也从4月1日保障接站服务至今。虽然不用像蒋万林一样每天穿着大白来回作业,其间他也遭遇了社区封控、回不了家的情况。“我们交通保障队和就医服务不太一样,因为通行证是可以每天回小区的,不过一旦小区楼宇封控,大家就出不来了。”

  为保障市民就医、出行需求,目前上海市各区已采取了“专用保障用车、自驾车辆和志愿者保障用车”等多项举措。在此基础上,上海市交通委组织各相关巡游出租汽车企业增加相应运力。根据5月1日发布会上的数据,目前共投入市域巡游出租汽车139辆,各远郊区在其他保障车以外,采取由区域巡游出租汽车为主保障的方式,共投入773辆。

  3月28日开始,上海浦东新区先行进入封控状态,4月1日浦西地区进入封控状态,封控区域内,暂停公交、地铁、轮渡、出租汽车、网约车运行。此时,仍有不少乘客因各种原因需要进入上海。

  葛厚文回忆称,4月1日开始服务虹桥高铁后,每一个到站的乘客背后都有一段故事,有的是逆行来援助上海的,有的是在外地工作回来照顾家人的。

  “4月上旬有一个30多岁的乘客我印象特别深,那天他到站之后,抱着试试的心态问我能坐车不,我说这车就是为你们准备的。当时他的眼泪就出来了。”

  葛厚文介绍,这位在青岛工作的年轻人是特意回来照顾母亲的,他母亲一直卧病在床,家里的保姆和护工也被封在自己家不能前来照顾,所以赶紧买票回上海。

  “我记得他那天是带了4个箱子,其中只有1个是自己的物品,其他3个装的都是食物。他告诉我,www.0633333.com。如果那天不能乘车,就算是步行也要走回浦东的家。”

  像这样的乘客不止一个。葛厚文说,对于他们这些高铁站的交通保障队来说,只要是到达虹桥的,不管对方为什么来、要去哪里,“我们都要把他们送到门口”。

  4月伊始,上海疫情严峻,多数小区处于封控状态。这对于有通行证能每天回到小区的蒋万林来说,有了不少不确定的风险。

  他告诉记者,虹桥站点保障队他们本来是安排了25辆运力,然而通行证只办下来17辆,到最后能上岗的只有7位;如果他们居住的楼栋里遇上了阳性病例,能出来的司机又会变少。每天队友都有减少的风险。

  “所以像我们这种能出来在外保障的驾驶员,在这种特殊环境下,如果遇到封楼的情况,为了保障紧缺的运力,肯定就不会回家了。各家出租公司的保障师傅都一样。我自己也是遇到了小区楼里有阳性的情况,那时候集中住宿还没完全解决。为了方便接送乘客,我在车上睡了14天。”

  葛厚文向记者细数了住在虹桥站的“优势”,比如虹桥的车库一半是露天、一半有遮挡,所以即使变天了,也不像外面那样毫无遮挡;而且虹桥站有热水和凉水供应,大家一般在车上都带着生活洗漱用品,还有一个水桶。这样也能简单地打理一下个人卫生。

  “吃饭问题公司都能解决。唯一难受的就是车上空间有限,腿也伸不直。另外在车上睡觉是一定要开条缝的,4月已经升温了外面有蚊子,所以被咬得难受。”

  “摆渡人”的辛苦境况在4月中旬得到改善。公司的集中住宿点设置完成,如果遇上不能回家或是有紧急任务的突发状况,他们也不用在车上留宿了。

  大众公司运营部负责人告诉第一财经记者,为了包括虹桥高铁接站保障,浦东、浦西地区的就医保障工作,大众至今准备了300辆的运力。

  除了交通保障队,保障市民就医的巡游出租车服务则是社区服务的有力补充。市民一般提出就医需求后,由居委会传达给乡镇或街道。发车前一天,街道会确认居民的就医信息。

  相对于浦西,浦东地区的巡游出租车服务推出更早。4月5日起,大众出租组建的50人送医爱心保障车队开始为浦东新区12个街道、24个镇内需要就医或遭遇突发情况的市民,提供免费运送保障服务。

  “4月初刚开始时,可能会遇到运力跟不上需求的情况。”大众出租公司浦东地区就医车队队长张卫斌告诉第一财经,如果在需求集中的时间段,可能会需要等候较长时间,一般在上午7点30分至晚上6点之间会比较忙碌。以浦东金杨街道为例,按街道需要配了9辆车,每天大概8~9单。目前,他们浦东地区运营车辆已从最初50辆增加至70辆。

  张卫斌介绍,每个在街镇提供巡游车服务的公司,都是根据各个街镇的安排出车,驾驶员也由街镇统一安排食宿、驻场蹲点,这样便于第一时间送病患就医。“不管是封控区还是管控区,只要病人有48小时核酸结果和当场的抗原检测,随申码正常的情况下,我们都可以直接送他们去医院就医。”

  由于就医需求不少,这些驻守在街镇的驾驶员都是“24小时待命”的状态,以三班倒的形式轮换,一个班次12个小时。

  蒋万林就是从4月5日来到浦东曹路镇驻守的驾驶员之一。一个多月来,他已经从曹路往返各家医院300多趟,也有了不少专属乘客,比如一位年近八旬的老人和她患病的孩子。

  “阿姨本人79岁了,常年在医院照顾45岁的儿子做血透。他们在浦东封控前就已经在浦西的医院待了20多天。刚回来时,由于之前一直在医院,家里吃的不够,我就会顺便买一些菜、包子给他们。”

  送医院血透的次数多了,蒋万林和母子俩熟了起来。他不仅帮两人买生活必需品,还会帮阿姨儿子的病友带带零食。“有一位老人特别想吃一种饼干还有蛋糕,我就和张队长说了这个情况帮我买到了,当阿姨把蛋糕送到医院后,老人家们开心得不得了。”

  按照规定,疫情期间的巡游出租汽车由区或街镇统一调度、管理和使用,也需要提前预约,有时居民需要紧急就医,不可能“提前预约”,这时就可以和街镇协商特事特办。

  运营多日,大众、强生、锦江、海博等四家出租汽车公司的巡游车服务流程也在不断优化,像蒋万林这种“专属司机”的灵活用车情况也变得多了起来。

  不过,用车也存在信息公布不清晰、运力不足的情况。“一些乘客不知道怎么去查询提供服务的信息,也不知道如何申请。”一位出租车司机说。

  自5月10日13时起,上海轨道交通全网络所有线路车站均停止运营。上海全域范围内除部分机场公交线外,所有公交线路(含中运量、有轨电车)继续停运。机场公交线路中,正常运行的为机场一线、机场七线、机场八线(封控区站点不停靠);机场二线、机场四线、机场五线、机场九线、机场环一线、机场守航夜宵线停运。

  为保障封控期间浦西区域的虹桥火车站、上海南站、上海站与浦东交通往返的出行需求,疫情保障串联线继续运行。部分需搭乘机场专线的乘客,需凭当日飞机票或当日到达铁路客票并且持48小时核酸阴性证明及24小时内抗原检测阴性证明。

  一位出租车司机告诉记者,疫情保障串联线也不能解决所有乘客的出行问题,例如从虹桥火车站出来的乘客,他们搭上串联线并不知道应该在哪里下车,如果下错了站点,有的集散点没有配套的公车保障,而且又叫不到车,这就会让黑车有机可乘。

  “留学出行的高峰即将到来,浦东机场国际航班也在增多,更需要完善这方面的运力保障。”他说。